文章列表

养猪场没有通过猪粪固液分离机处理的猪粪直排山脚 污染村民饮水


猪粪固液分离机

养猪场没有通过猪粪固液分离机处理的猪粪直排山脚 污染村民饮水

养猪场没有通过猪粪固液分离机处理的猪粪直排山脚 污染村民饮水

敖东镇建民村吉口自然村村民陈珠俤和陈泉英告诉我们,无奈地道出了困扰自己数十年的苦恼: 由于北厝镇天山村竹榄自然村地势偏高,几家依山而建的养猪场,多年来排出的粪污顺着沟渠流向山下,地势偏低的吉口自然村已经成为了‘粪污集结地’。
  养猪场沼气池形同虚设
  在两位村民的指引下,汽车一路颠簸,沿着崎岖的山路前行,我们来到了北厝镇天山村竹榄自然村,将至山顶时,传来阵阵猪叫。
   这就是其中一家养猪场了。 陈珠俤说。只见,养猪场大门敞开,几名工人正坐着聊天,在距离这家养猪场30米处,我们看到靠山坡一侧修建起一个十余平方米的蓄污池,里面积满了黑色沉淀物,一条管道正将散发着恶臭的污水排入蓄污池。有村民介绍,这是在县农业局介入后养殖户所修建的蓄污池,用作处理污水。但由于蓄污池容量有限,污物在流入池中后依然沿着沟渠流向山下。
  往西走几步,便可见另一家养猪场,大门关得严严实实。养猪场围墙一角,是一块三十余平方米的田地,周边用沙土砌起一道脆弱低矮的 围墙 ,就是这样一道简易的沙土墙,将满满的粪污围起,成千上万蚊虫在水面飞舞。
   我们就是为了山下的村民才修建蓄污池。养猪场里的猪粪都被它拦截了,根本就不可能会流到山下,更不可能会影响他们。 其中一家养猪场的负责人陈纪泉说。
  据村民介绍, 蓄污池 的修建,也并非是出于养殖户的自发,而是迫于县农业局施加的压力。据了解,吉口村村民因为养猪场污染的事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县农业局和国土资源局曾前来查看情况。
    农业局来了以后,要我们使用猪粪固液分离机把猪粪污水先进行固液分离处理然后污水进沼气池,说是不能直接把猪粪排下去,我们不是马上就修了么? 陈纪泉说, 沼气池 已经完全将粪污堵在了山上,不会再流向山脚下的吉口村。
    但他们平时都不使用不处理。 陈泉英说, 如果有用的话,山下就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了。
   吉口村污染严重
   一路下山,远处,平潭特有的石头房子错落有致,葱葱茏茏的植物长相正茂,有人在耕地,有人在牧牛。而与这一切不相谐的,是一条条被粪污侵占的大小水流,黑色的污水交汇在一起,向着更远的地方淌去,所到之处,草木无一不被腐蚀。
    你们看看,这水沟底下捞起来全是猪粪的沉淀1有村民用工具铲起沟里的黑色沉淀,拍在水泥路面上,黑色污物恶臭弥漫。
    这种情况差不多有十年了。从山上的养猪场建成就开始。 陈珠俤说, 一开始的时候,因为影响不大,大家没有在意。后来发现灌溉农田用的水沟变了颜色,才引起警惕。现在我们走过水沟,都要眯上眼睛掩住口鼻,蚊虫太多了。
   据了解,吉口村共有两百余亩农田,其间穿梭着弯弯曲曲的小水沟,春种秋收,这些清澈的水流本可以是农作物取之不尽的源泉。如今已暗绿发黑,并伴随着阵阵恶臭。
    这里以前本来是一个养虾场,但是在几年前,污染太严重,没法养下去,就一直荒废着,也干不了别的。 一位村民指着身后几亩发黑的水塘说。
   这两年,我家已经有好几亩地陆续绝收了。 村民陈泉英说, 一开始的时候没去在意,经过这十年的渗透,全村几十口水井都受到了污染,眼下最大的问题就是人畜饮水。
  协调困难致多年未处理
  就村民反映的情况,我们分别致电北厝镇和敖东镇镇政府相关负责人了解情况。
   吉口村村民饱受其害,早前在我做镇长的时候曾就这个事情多次向县里反映,大概在五年前,我把这件事情列入会议纪要,要求养猪场停止经营,却一直没有下文。 吉口村所在的敖东镇党委书记林坚说。
   敖东镇镇长陈勇说,由于没有执法权,乡镇之间的沟通并没有太大作用,主要还是要依靠村民自己去和北厝镇协商。
   北厝镇一位工作人员则告诉我们,吉口村村民多次就此事找到县里相关部门上访,有关部门也曾表示会将此事上报,尽早解决村民的问题。

 

盐城绿鼎凯环境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畜禽粪污处理设备。
主要设备有:牛粪固液分离机,鸡粪固液分离机,猪粪固液分离机,等等
企业产品不断更新,以精湛的工艺,严格的质量,卓越的性能享誉国内外,得到客户的广泛认可。
全国客服电话:400-6633-126     在线QQ:1963699099
公司网址: http://www.gzykq.cn

上一篇: 下一篇: